全国综合医院中医药工作示范单位
广州中医药大学非直属医院、社保定点医院、公务员、驾驶员体检定点医院
动态新闻
 
  动态新闻
  大岭山医讯
  人才招聘
 
最新更新
  @大岭山市民:6月17日有疫苗!只
  @女人:想恢复小蛮腰?这个修复
  @大岭山市民:4日有生物疫苗!只
  疫情防控,医院为什么不允许你探
  疫情防控期间就医须知 | 市中西医
  警惕!东莞再次发现三名密接者
  深圳(一档)参保人门诊就诊可实
  5月31日至6月6日,一图尽收市中西
  5月29日爱足日!如有足踝问题,尽
  @大岭山市民:5月27日有苗!请到
 
 
动态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院动态 > 动态新闻 >
 

党领导中医药发展大事记④:趟出中医药自主管理新路

时间:2021-05-12 09:47来源:未知 作者:dlsyy 点击: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中医药报设立专栏,发布党领导中医药发展大事记。东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将陆续转发相关报道,以回顾党领导中医药发展的历程,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以下是第四篇报道《趟出中医药自主管理新路》。
 


 

  面对“用管理西医西药模式管理中医中药”的逆境,中医人奋力呼吁,建立起中医药管理体系——

  向北京工人体育场的西面望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办公楼引人瞩目。从国家层面的谋篇布局到个体关注的行医执业,无数推动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政策文件从这里发出,为传承创新中医药事业开拓新局。

  35年前,国家中医管理局正式创立,这一事件被人称为中医管理的“历史性转折”。然而,这一“转折”背后,却凝聚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万千中医人在逆境中的坚持与汗水。
 

振臂高呼:“不能用西医西药的管理模式管理中医中药”
 

  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全国范围内没有独立的中医药管理机构,中医工作一直由卫生部管理。1954年卫生部设立了中医司,但仅有15人编制。

  当时,中医药事业发展出现了中医队伍后继乏人、素质下降,中药品种严重短缺等一系列问题。由于长期以来中医事业没有列入国家计划,严重影响了中医科研、医疗机构的发展,“西医在朝,中医在野”的局面日渐加剧。

  面临长期以来用管理西医西药模式管理中医中药的状况,奋斗在国家卫生事业岗位上的共产党人开始积极探索出路,为振兴中医日夜思虑、大声疾呼。何任、邓铁涛等著名中医专家纷纷上书,陈述制约中医药发展的严重制度缺陷,恳切希望建立独立的中医药管理系统。

  对此,党中央、国务院5次讨论中医问题,卫生部6次向国务院打报告反映改革中医药管理体制问题。

  “把中医摆在西医的从属地位,致使中医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这种状况如果继续下去,将是历史性的错误!”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胡熙明在一次中医工作会议上表示。他反复强调说,要想将中医药发扬光大,就要实行中医药自主管理。
 

自立发展:“把中医和西医摆在同等重要的地位”
 

  经过深入的调查研究,时任卫生部部长的崔月犁向国务院递交了关于解决中医问题的请示报告,并得到批准,其中一项措施就是改革先行中医药管理体制。之后,崔月犁负责起草了关于成立中医药管理局的方案上报国务院。

  1985年6月,中央书记处关于中医工作的决定中指出,“要把中医和西医摆在同等重要的地位。一方面,中医药学是我们医疗卫生事业所独具的特点和优势,中医不能丢,必须保存和发展。另一方面,中医必须积极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现代化手段,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

  1986年1月,国务院第94次常务会议决定成立中医管理局。常务会议指出,“要把中医摆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中西医结合是正确的,但不能用西医改造中医。西医要发展,中医也要发展,不能把中医只当成西医的从属。”还指出,“对中医科研问题要重视。要从理论和实践上认真加以总结、研究,不能简单地以西医的理论来解释中医。”并决定,“国家每年拨给中医补助费一亿元(包括中医教育)”。“对加工、生产中药饮片实行免税政策。”这在当时国库紧张的情况下,是十分难得的。

  同年7月20日,国务院正式下达了《关于成立国家中医管理局的通知》,明确规定“国家中医管理局是国务院直属机构,由卫生部代管。其主要任务是管理中医事业和中医人才培养等工作,继承发扬中医药学,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卫生事业、提高我国人民的健康水平服务”。

  1986年12月20日,国家中医管理局正式对外办公。国务院任命胡熙明为卫生部副部长兼国家中医管理局局长。1988年5月3日,国务院决定将国家医药管理局管理的中药职能移交国家中医管理局管理。从此,国家中医管理局改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健全体系: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政策和机制
 

  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对应,全国各省市也纷纷建立了地方中医药管理局。地方中医药管理机构的职责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似,负责本地区的中医药事业的规划与发展。

  然而,在一段时间内,地方中医药管理机构主要是在省、直辖市等省级单位,地市级以下地方却鲜有设立,中医药管理机构在省级以下便“断了腿”,导致相关政策措施在基层的落地落实受到阻碍。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医药事业发展,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中医药管理体系也乘着时代的“东风”不断完善。

  2013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政策和机制。这短短14个字成为一个火种,点燃了各地中医药管理体系改革,不少地区中医药管理体系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已有28个省(区、市)的卫生计生、中医药管理部门进行了机构改革。

  《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关于加快中医药特色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等一系列重磅政策文件都针对改革完善中医药管理体制提出具体工作部署。越来越多的省级中医药管理机构规格提升,内设机构、人员编制等增加,职责定位进一步明晰。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斗争中,各省市中医药管理局积极发挥自身力量,在组建医疗队和专家组、提供防治方药等方面充分凸显中医药特色优势。这正释放出一种信号,在中国共产党的引领下,中医药管理机构的重要性愈发彰显,将为中医药事业的传承创新发展提供强大组织支持。

(责任编辑:dlsyy)
------分隔线----------------------------
 
 
友情链接